【创意写作】“钓鱼城”全球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获奖得主访谈(之四)——刘通,我把写作比雪山,立在生活和生命的不远处
发布日期: 2020-12-28 浏览次数:

编者按:40万元的大赛奖金等你来拿!“钓鱼城”全球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奖赛由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创意写作学院(CWS)主办的全球高校大型征文赛事。大赛旨在为推广创意写作,挖掘、发现具有创造性写作能力的中文写作人才,面向全球中文写作的大学生征集“视角独特”“有个性”“有思想”“有温度”的作品,聘请国内一流的作家、出版家、评论家、学者担任评委,选拔当代青年创作人才,展现当下中国大学生特有的人文思想与创新精神。

“钓鱼城”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已连续举办两届,获得了文艺界及海内外高校大学生的广泛认可。现第三届征稿如火如荼进行中,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双料获得者阿来先生担任新一届评委会主席,加上奖金由往届的20万元直接翻番至40万元等吸人眼球的因素,大赛持续保持着热度,此项赛事已成为中国高校大事件,历届获奖者也成为文学界探讨的热点。现大赛组委会对“钓鱼城”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历届获奖者进行一对一访谈,畅聊文学创作和创意心得,访谈内容及获奖作品将在本赛事的官网和“移通创意写作”微信公众号上,以专题形式隆重推出,总共有第二届12名获奖者亮相,今天推出第四篇人物专访。

 

(刘通)

采访者: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2019级作家班学生 陈诗梦

被采访者:重庆大学新闻学院 刘通(1999年1月22日出生)

2020年7月21日晚上9点,我们采访到了重庆大学的刘通学长。他于2019年参加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主办的第二届“钓鱼城”全球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凭借作品《消失的雪山》入围,并获得虚构组二等奖。现如今第三届“钓鱼城”大奖赛正激烈征稿,我们也请来了刘通学长分享他的创作过程,以及获奖感言。

1.我对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品很感兴趣

陈诗梦:刘通学长你好,我们都知道你在第二届“钓鱼城”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虚构组中获得了二等奖,那么这次获奖对于你以后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吗?

刘通:我觉得对我自己的生活没有特别大的影响,倒是影响到了我身边的人对我写作的态度。其实无论是文学创作上,还是其他的某种爱好,可能只有你获得了一个奖,取得了一些可以量化的成就,其他人才会觉得你做这些事情是有意义的。具体来说,这种影响可能体现在周围的人对我写作这件事会更加认可,也会有更多的尊重吧。

其次,对于我自己而言,这个奖励也会让我在今后的写作上有更多的动力。如果我不拿这个奖的话,可能会很久都写不出作品了。因此可以说它会激励我写出自己想写的东西,激励我在文学创作上能够走得更远。

陈诗梦:我们都知道,写作是一个前期投入较大、后期回报较慢的事情。那么你在前期的积累是什么样的?比如会阅读什么书籍,在阅读时有没有比较明确的月度目标?

刘通:有的,不过我的目标是分阶段的。我在2016年上大学,之后的一年基本都是在广泛的阅读。那时并没有一个明确的阅读目标,但我有很多空闲时间可以用在随心所欲的阅读上。现在看来,这对于后期的写作是一个很重要的奠基工作。对于每一个写作者来说,他都应该有阅读的积累,这种积累可能是有意识的,也有可能是无意识的。我在这一阶段随心所欲的读书,就类似于无意识的阅读积累,近于一种无用之用。

《消失的雪山》创作在2018年春季,那一段时间我对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品很感兴趣,也找了一些作品来读: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莫言的幻觉现实主义作品《蛙》和《食草家族》、双雪涛的《飞行家》和《平原上的摩西》等等,其中《飞行家》和《平原上的摩西》对我影响尤为大,它们直接促成了《消失的雪山》的诞生。创作《消失的雪山》时也并没有太多的构思,只是说当时有写作的想法和冲动,手边也有一段空暇时间,我觉得自己不应该去浪费,而是要化为一个具体的行动。写了之后,我觉得这是对我喜欢的作家双雪涛的一种致敬,而这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去认真写作的作品。

陈诗梦:除了写作,你还有什么比较感兴趣的事情?

刘通:其实我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专业学习上。在大学期间我去做做校园记者,外出摄影,或者是在期刊室看论文,除此之外我会选择出去玩、唱歌、听音乐会、看画展、看戏剧等等。我基本不会拘泥于什么具体的活动,泛艺术的活动我都感兴趣。

2.构思到一半即可动笔

陈诗梦:你之前说过创作《消失的雪山》是为了向作家双雪涛致敬,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是给了你创作的灵感?

刘通:这个问题很好。我至今都觉得创作《消失的雪山》的体验特别的难忘,这个小说的情节我很早以前就有构思,不过一直都觉得没有想完美,不能动笔。这是在我心里压了很久都没有萌发出来的一颗种子。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双雪涛的作品,他的写作技法、情节构思、讲故事的方式以及他的语言,都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让我惊觉,小说居然可以这样写。读了一部分他的作品后,我觉得《消的雪山》的故事就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

我开始写作,有三方面的机遇。一是2018年春天我对这个小说的构思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程度;二是当时双雪涛的小说给我带来了一种新鲜的刺激和写作的冲动;三是我当时手边正好有一段空暇的时间可以供我写作。第三点我还想谈谈,我不是可以利用碎片化时间写作的人,我的写作需要一个完整的大块时间。那年春天正好有这样的机会,那个时候正是4月,我在学业上还比较轻松,我觉得这段时间一定不能浪费了,再不写的话可能我会忘掉它,原来的构思也会被打断。但那也是我在大学期间最后一段可供自己随心所欲支配的时间,我是在一个比较“赶”的状态下写完《消失的雪山》。

陈诗梦:在创作《消失的雪山》过程中,你有没有遇到过一些比较难的问题?

刘通:我觉得写《消失的雪山》过程还是蛮顺利的。我写小说不会等一个故事构思特别完整才动笔。有时候我构思到了一半就会动笔,写的时候我可能不知道这个故事会走向哪里,结局是什么。这样有一个好处是让我很容易起步,坏处就是我很容易写一半就写不下去了。好在,这样的情况没有发生在《消失的雪山》这里,它的创造整体还算顺畅,没有什么明显的困难。我的写作也特别投入,虽然遇到一些卡顿时我会停下来,不过总体来说还是一气呵成。

如果说困难,我觉得那时有一种时不我与的感觉,我总觉得我应该尽快把这个故事写出来。如果再慢一点,我担心自己会失去继续写作的毅力和勇气。最大的困难就是去战胜自己惫懒的想法。当灵感来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把它把握住。

3.最大的瓶颈不是作品有缺陷,而是没有创作兴趣

陈诗梦:那你在写作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期?

刘通:这个小说没有什么瓶颈期。但我有时候会陷入一种无尽的追问。你知道当你有时投入一件事情太久,又无法看到明显的回报时,自然的会有一些小小的失落,甚至会对自己当下所作的事情产生怀疑,思考这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我有一段瓶颈期,觉得自己写作完全是在自说自话,是一种私人的游戏,是一种对空言说。这时我可能就要去追问自己写作的意义了,陷入这种追问,就会在写作上丧失了热情和动力。如果一段时间里,我觉得我写不出来东西,我没有足够的动力去写了,或者是我写出来的作品远不能达到我内心审美的要求,这个对我来说也是一个瓶颈吧。

一个人的作品当然会有好有坏,但随着个人阅读、生活阅历的积累,以及写作技法上的精进,他的作品一定会有提高。一个作品写的不好,不够完美,这不是瓶颈。最大的瓶颈是丧失了对写作的热爱和兴趣,这个事情对我来说是最可怕的。

陈诗梦:当你遇到瓶颈期时是会选择通过不断练习来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还是倾向于去阅读学习比较好的作品?

刘通:我觉得我可能更倾向于后者一些。当我遇到瓶颈时,我更多的是会选择停下来,去做一些和写作不是那么直接相关的事情,或者回到漫无目的的阅读,试着去接触新的作家新的作品。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许会接触到之前没有看过的作品。如果它能给我新的刺激和灵感,那么瓶颈期可能就会自然而然的度过了。

陈诗梦:因为你之前提到获奖后周围人对自己写作这件事的态度会更加的宽容,那在你获奖以前周围人对于你写作是持什么样的态度呢?

刘通:他们更多的会觉得写作只是你业余消遣的个人游戏。当你工作结束,学习也完成了,手边恰好有时间,你去做什么都无所谓。去写作,总比你去做什么不务正业的事情要好一些。现在周围人对我写作的看法可能会改变,不再将写作看成是个人纯粹的消遣和娱乐,而是一种作为副业了。

陈诗梦:看了《消失的雪山》之后,我们知道你在小说里用一种特别的手法构造了一个庞大的故事,那么你在这部小说里,最想传递的是什么呢?

刘通:其实让我自己去评价这部作品的话,我觉得它不算特别成功。因为我觉得我想向读者表达的事情并不像一些成熟的作品做的那样明确,但如果说《消失的雪山》并没有向读者表达什么,那当然也不可能。所有的作品都有作者想表达的东西,这是我的一个总的看法。我觉得我自己表达的就是一个人对自己理想的追求。就像小说中魏不凡的爸爸魏超群,我觉得他就是一个热爱写作热爱文艺事业的人。在那个时代背景下,他为了生活,为了去追求一些物质上的问题,他就去放弃了一些美好的不计功利的的事情,譬如写作、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其实是大部分人的常态,每个人都会有一些梦想、追求的东西,但是这些往往会因为现实而不得不搁置。我最喜欢雪山这个意象,每个人心中的理想都像一座雪山。虽然很少有人能够攀登上去,也并不一定要真正的登上去,但是我们总可以远远地看到。远远地看到,会觉得它非常纯粹美丽,触不可及,却有无比魅力。有的理想是不能实现的,或者说一个人不是任何时候都有机会去追求自己所爱的事物。但只要能将所爱的事物像一座雪山永远放在心上,引领我们以此为动力去努力生活或是生存。我觉得这就是人生很美好的一种境地了,而这也是理想对于我们的意义所在。我觉得我在消失的雪山里想表达的大抵如此。

4.我们永远要有对诗和远方的追求

陈诗梦:你之前有提到过蒋超群,那在《消失的雪山》里的蒋超群和尹春生这两个人物是否有现实原型呢?有的话可以讲讲他们的故事吗?

刘通:它的原型就是我小的时候在草原暂居时遇到的一些矿工。我小的时候在草原上呆过一段时间,和矿工团体有过一些交流,听过他们的一些故事,然后我也观察过他们的生活,观察到了他们的一些特点。这两个人就是工人团体中我观察的比较多的真实人物吧。当然,小说中的人物和现实中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小说里大部分的情节都是从他们身上不断地或夸张、或抽象、或艺术化加工的。

陈诗梦:那么刘通学长你作为本届“钓鱼城”大学生中文创意写得赛的获奖者,你想对下一届参赛者说什么呢?

刘通:我其实想说的挺多的。在此之前,我需要特别感谢“钓鱼城”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感谢大赛组委会以及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的全体师生。这个奖对我来说意义非常大,它在精神上给了我的写作特别大的鼓励。我想对下一届选手说,希望他们能把自己最得意、最满意的作品带来参赛。我希望他们能非常重视参加这个比赛的机会。世界是在加速前进的,这导致一些非功利的事被我们抛弃了,哪怕这与我们的初心相悖。因为大多数人抛弃了,所以也可能会影响我们与这些和功利无关的事情渐行渐远。但正是这个时代,写作对于我们尤为重要。其一是它提醒我们永远要有对诗和远方的追求,其二是我们能以写作为媒介去认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这也算是一种新的精神上的共同体。希望那些从事过或者正在写作的同学,能够将写作当作是我们生活的一种点缀,哪怕不以此为生,也要把它当作是一座美好的雪山,立于生活和生命的不远处。

 

 

 

(创意写作学院供稿)

 

  附:第三届“钓鱼城”全球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征稿启事.doc

 


附件下载: